杨律师:18129853926

刑事案件中如何做到有效会见

时间:2019-08-15

  刑事案件中律师会见在押当事人是办理刑事案件的必要步骤,是刑事律师工作的内容之一,更是辩护人与被告人建立信任并充分沟通案情为辩护工作奠定根基的机会。因此会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就笔者在共同犯罪案件中参与庭审的经验来看,诸多被告人在庭审中的表现不佳,其根源在于辩护人忽略了前期会见的重要性,走了形式,易导致庭审中被告人的供述牛头不对马嘴,更有甚者被告人与辩护人的辩护思路冲突。杨程刑事会见律师结合自身代理刑事案件的经验,与诸位共同探讨刑事案中辩护人应当如何有效会见。

  (一)、端正思想,搞清服务对象;

  在我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刑事案件的被告人都是被羁押的状态,因此与律师建立刑事委托关系的一般都是被告人的近亲属。近亲属作为委托人在律师事务所的《刑事代理协议》、《刑事案件授权委托书》上签字,并可能缴纳不菲的律师代理费,则双方形成了委托关系。由此,很多律师可能会基于《委托代理合同》关系将签订合同并支付律师代理费的近亲属作为了服务的对象,往往会带着他们的意志介入案件,甚至于成为了委托人的“跑腿”或者“话机”。

  事实上,诉讼架构当中并没有与律师事务所签订合同的被告人的近亲属,真正的主角是羁押在看守所里的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其次,按照规定或者通行做法,刑事会见律师首次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是需要其在《授权委托书》上签字确认的。另外,如果刑事律师陷入了服务对象错误,则轻则失去辩护人的独立性,重则可能因为家属的不当行为导致执业风险。

  (二)、审查起诉阶段的有效会见;

  审查起诉阶段辩护人依法能够查阅本案的全部卷宗,按照杨程刑事会见律师的理解,刑事案件在这个阶段才真正进入实战阶段。因此,作为辩护人在第一时间看到全卷的证据后,先进行详细的阅卷,系统性的做好阅卷笔录,将阅卷笔录与之前的会见笔录对照,找出在卷其他证据与被告人供述、被告人自己供述、其他人同案被告人供述不一致之处等等,在此基础上做好会见提纲,带着问题去会见。会见时直接了当、开门见山,针对矛盾点向被告人求证,就所涉问题认真做好会见笔录,会见完毕再次阅卷,进一步分析在卷证据的合法性、对犯罪事实的证明程度、证据之间的逻辑问题等等,以便与公诉机关进一步沟通案件,出具更加详实、专业、客观的《法律意见书》。

  (三)、带有目的的会见才能形成有效会见;

  刑事案件如果从犯罪嫌疑人刚被刑事拘留律师就介入直到一审判决,正常的也差不多有半年左右的时间。这半年中律师的会见次数不会少。有人可能就会认为,会见次数多不就机会多嘛,可以随时就任何问题在任何一次会见中提出。其实恰恰相反,正因为次数多,更需要有明确的会见提纲,根据案件进展的不同,会见的重点不同。例如,第一次会见一般有两个重要方面,一是建立辩护人与在押人员的基本信任,这个很重要。二是要让在押人就侦查机关(包括公安机关及检察机关)拘留的罪名所涉案件事实进行详细陈述,并详细记录。再如,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辩护人可以阅卷的情况下,建议先阅卷再会见,针对其之前给辩护人的陈述,结合其在卷中的供述及其他证据向其进一步核实案件事实。

  杨程刑事会见律师常去看守所会见,有时候也能亲耳听到同行们在会见的时候的状况,有不做笔录的,有拉家常的,有明显没有搞清楚罪名及法律规定的,怪状百出。这些都是不负责任及不专业的表现,均不能称作是有效会见。另外,每一次有效的会见会让在押人对律师更加信任。

  (四)、一审宣判后的有效会见;

  基于种种原因,这次会见往往会被忽略。在一审宣判后作为一审辩护人对于人民法院的判决书的判决结果及判决理由进行认真分析,是否与前期所设计的辩护思路一致,法院是否采纳,不采纳的理由是否充分,是否具有上诉空间,然后形成基本的分析结论会见被告人。同时,从程序上来讲,这个阶段也只有一审辩护人能够会见,因此被告人如果上诉,一审律师可以代为起草上诉状,不致于因手续性问题错过上诉期。

  (五)、庭审前的有效会见;

  之所以叫庭审前的会见,就是特指在开庭日期确定之后务必要进行的一次会见。本次会见实体方面需要针对在卷证据进行梳理后告知被告人一些关键证据的质证意见及质证技巧,再进步一步沟通该案是否构成本罪或者其他犯罪,从法律规定上再次明确,让被告人对涉案法律规定充分理解。

  与其他阶段所不同的是,庭前会见时要告知被告人庭审的程序性问题,法律所规定每个程序的意义。另外,需要设定公诉人在法庭讯问阶段可能要讯问的问题,告知被告人如何回答(这个回答不是指的是让被告人抵抗法庭甚至于翻供),并明确告知作为辩护人要在法庭发问阶段问什么问题,发问的问题想印证什么。同时,如果本案构成犯罪,律师要做罪轻辩护,则要重点告诉被告人认罪态度,悔罪表现等,只有充分做好这个阶段的会见,被告人才可能与律师节奏一致,提高当庭辩护的质量。

  (六)、一个核心问题;

  文中提到,在审查起诉阶段律师是能够看到全案卷宗的,在会见的时候就可以向被告人核实证据,但是是否可以就全案证据均可以在会见时给被告人告知甚至于出示。关于这一点在也有很多的说法,但按照笔者的观点是,在卷的其他被告人的口供绝对不能告知被告人更不能当面出示。而其他较为客观的证据则可以向被告人出示。当然需要指出的是,各个看守所的管理不同,案件的类型不同,同样会导致出示客观证据存在风险。建议慎重。

  会见既然作为刑事辩护很重要的环节,所涉问题众多,本文仅仅是一个侧面去试图分享有效会见。然作为刑事会见律师我们尽可能做到心中有法、论中有据。需要再次提醒的是,民事案件可以实战积累经验,但刑事律师绝不能靠碰钉子成长,钉子的长短不可估量。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