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律师:18129853926

关于正确适用发回重审程序问题

时间:2019-11-28

  审判监督是检察机关法律监督的重要组成,应贯穿于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全过程。目前,对第二审刑事案件,法院拟开庭的,检察机关有机会全面介入,也就有条件履行监督职责。但大量不经开庭直接判决的案件,检察机关对法院审理的情况基本上一无所知,可以说,这方面存在监督上的空白点。刑事案辩护律师认为,全面履行对第二审案件的监督有其必要,因为无论二审是否改变裁判,结果本身都不足以说明其决定的准确性。而不经开庭审理,检察机关又不介入,使本应控辩审三方参与的刑事诉讼此时缺少一方,诉讼结构不完整。按照《最高法院解释》,二审法院不开庭时,必须听取辩护人意见,被告人供述和辩解,其他当事人意见,却不必听取控方(检察机关)意见。这种做法不能说实现程序公正。在二审中的检察机关,从本质上讲仍然履行控诉职能,但其作用显然不只是指控犯罪,还要发挥监督功能,维护各个程序中的司法公正。因此,要全面审查一审的程序和实体,监督二审时法院的审理情况,根据事实和法律,不必然维持一审检察机关的诉讼观点。检察机关参加诉讼,将把事后监督扩展到事中监督、事前监督,有助于减少和防止第二审错误裁判的发生。第二审程序不重视、甚至忽视检察机关的作用,有违宪法和刑事诉讼法立法本意。

  从保障监督并兼顾诉讼经济的角度出发,刑事案辩护律师建议在有关司法解释中明确检察机关参与第二审程序,即:一审检察机关收到上诉状副本后,应立即做出答辩意见,连同一审有关材料(检察副卷)报送上级检察机关审查。如果法院拟不开庭审理,由检察机关根据案情决定是否调取审判正卷(证据材料)审理,无论是否调卷,第二审检察机关都应将对案件审理的意见,以书面形式送达第二审法院,法院在判决书中应当对此做出详细评判,以利检察机关决定是否提请其上级院抗诉。对比较复杂的案件,检察机关有权建议法院开庭审理,人民法院无正当理由不得回绝。

  第一,严格遵循发回重审的条件。《刑事诉讼法》规定第二审程序中只有对一审程序违法和事实不清的两类案件可发回重审。而实践中仍有个别案件因二审法院认为一审量刑畸轻却有上诉,就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要求一审法院加重刑罚,把上级的意志强加给下级。而所谓的事实不清,最多只是不影响定罪量刑的细节不清。这种做法违反了上诉不加刑原则,虽有理论界给予批评,至今未见司法机关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另有上级法院拟改判的幅度较大(如有罪欲改判无罪),为照顾对下级法院影响而发回重审,要其自己改判,形成上定下审,重审流于形式。更有甚者,极个别案件因上级法院内部不能达到意见统一,就以发回重审形式将矛盾下推,无端增加下级程序控辩审三方的诉累。上述做法,背离了刑事诉讼法司法独立、保护当事人合法权利的立法精神。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有责任监督诉讼程序的正确适用。刑事案辩护律师建议,明确赋予检察机关对处理程序性问题的裁定(如发回重审的裁定)有抗诉权,以更有效地监督审判机关的程序公正。

  第二,限制发回重的次数。法律对发回重的次数未做限制,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滥用发回重审程序的现象发生。有的是为强推改判责任,有的则是工作不细,一次发现的问题不彻底,而多次发回重审。据基层院反映,有的案件达三、四次之多。对于纠正程序违法而言,发回一次即够;对于事实证据而言,发回次数的多少与证据补充多少无必然联系,关键在于办案人员的责任心和工作能力。如果予以适当限制,反而能在一定程度上激发办案人的责任心,也有利于防止推诿扯皮,使诉讼流程人为延长,实现对被告人基本权利的保护。对照审查起诉中有关补充侦查的规定,建议对同一案件事实适用发回重审不超过两次,从而使发回重审的程序更加完善并与整个刑事诉讼更加协调。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