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律师:0755-23776912

“套路贷”刑事案件辩护中的十大问题

时间:2020-12-23

  对任何刑事案件而言,从辩护的角度,永远绕不开这四个问题:1、罪与非罪;2、此罪与彼罪;3罪轻与罪重;4、案件的最优处理,即如何操作使当事人获得最好的处理结果,比如伤害案件力争赔偿获得受害方谅解并争取免于起诉、虽然有罪但争取轻判甚至缓刑等,均是此中含义。套路贷刑事案件的辩护,同样绕不开这四个问题。下面商达律师事务所的刑事案辩护律师杨程根据《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结合自己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的经验,从四个方面将刑事辩护中经常出现但容易让人困惑的十大问题略陈于下。
 

  
 

  一、“套路贷”案件中罪与非罪问题
 

  “套路贷”案件鲜有个人作案。但在司法实践中,有的作为犯罪分子对待,被抓、被捕、被判,有的则只作为证人配合调查,还有的虽作为犯罪嫌疑人被抓,但检方不予批捕,最后只好无罪释放。那么“套路贷”案件中,那些涉案人够罪,那些涉案人不够罪,区分标准是什么呢?
 

  1、“套路贷”的“原罪”。原罪是基督教教义中的概念,意指最初或先天带来的罪恶,这里是借用,意思是指“套路贷”本义中的罪。顾名思义,“套路贷”就是用套路以借贷形式搞别人的钱和物。而套路在我国的用语习惯中,往往包含欺骗、引诱之意。在民间借贷中,以欺骗引诱方法搞他人的钱和物,对照我国刑法罪名体系,显然“套路贷”最符合我国刑法典所规定的诈骗罪。所谓诈骗罪,就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诈骗方法使受害人主动交出财、物的行为。因此,“套路贷”如果构成犯罪的话,其原罪就是诈骗罪。判断涉案人员构成犯罪与否,首先应该用诈骗罪的犯罪构成来套各人的行为,符合的则构成犯罪,不符合又没有其他犯罪的,则不构成犯罪。
 

  2、“套路贷”中的“套路”。最高法人民法院副院长、全国扫黑办副主任姜维在两高两部办理扫黑案件四个意见有关问题答记者问时,明确指出“有无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目的,这是‘套路贷’与民间借贷的本质区别。”。由此可见,“套路贷”中的套路,有别于我们日常用语,是一个主客观相结合的非法行为,即主观上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和动机,客观上有设计、使用套路的行为,单纯使用套路但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不构成套路贷中的套路,比如,张某为了讨要欠款,谎称自己妻子生重病,急需用钱,这个谎称也可以说是民间借贷中的讨账套路,但因其索要的是自己的合法债务,因此,不是“套路贷”中的套路。

  “套路贷”中的套路,按照意见,分为典型套路和其他套路,典型套路即“虚增借贷金额、肆意认定违约、故意制造违约、毁匿还款证据”四个类型,其他套路则是除此四个之外的套路。因此,从本质上看,套路贷中的套路就是诈骗手法。作为辩护人,在办理此类案件时,必须将受控行为剥离出来,然后按照主客观结合原则标准来判断该受控行为是否构成套路贷中的套路,符合的,构成犯罪,不符合的,又没有其他犯罪行为的,不构成犯罪。
 

  3、“套路贷”中非法占有目的。“套路贷”挂着民间借贷的羊头,卖着诈骗的狗肉,因此,可以参照正常的民间借贷,将“套路贷”中的非法占有目的简单化为“打着借贷的幌子意图获取正常本息之外的利益”,为此动机行事的,即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没有这个动机的,即不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
 

  4、“套路贷”行为人的界限。“套路贷”往往借助咨询公司、信息服务公司、中介平台开展活动,参与者往往人数众多,明确哪些人犯罪,哪些人不构成犯罪,既关乎法律精准实施,更关乎公民正当权益保护。根据犯罪构成理论以及两高两部《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个人认为,凡是知道从事套路贷犯罪,仍然积极参与或者提供帮助或协助的,均构成套路贷犯罪参与人,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其辅助或次要作用的,是从犯。根据这一原则,借贷公司业务员借助公司平台和催讨借款之机,利用套路骗取借款人钱财的,可以单独成立套路贷中的诈骗犯罪;公司发起人、主要管理人、直接行为人(通常是业务员)通过设计实施套路,相互配合、相互为用骗取借款人本息之外财产的,则共同构成套路贷中的诈骗犯罪。相反,以下人员如果不知道或者不参与套路行为的,不构成套路贷行为人,不应当作为犯罪处理:

  ①仅负责接洽联系有借款需求的人员,不参与借贷谈判、借贷催讨、资金传递等借贷业务的人员;

  ②公司里负责常规人事、财务、后勤工作、只领取固定工资的其他人员,当然参与套路设计、改进、培训等工作的人员除外;

  ③其他类似的不参与借贷业务只领取固定工资的人员如保安、打字员等。
 

  
 

  二、“套路贷”中的此罪与彼罪问题
 

  5、套路贷的罪数问题。如上文所言,“套路贷”原罪诈骗犯罪,本不存在此罪与彼罪问题。但由于套路贷诈骗和其他诈骗最大不同在于,其他诈骗被发觉时,己方财物已经易手到骗子手中,而套路贷诈骗则恰恰相反,骗子的钱财部分甚至是主要部分还在受害人手里。因此,当受害人发觉自己被骗时,往往不愿意还债,而套路贷行为人为了索债,往往继续使用套路甚至暴力、软暴力手段,从而衍生出其他犯罪。因此,严格意义上讲,套路贷犯罪不存在此罪彼罪问题,只存在衍生犯罪问题,进而衍生出择罪而处还是数罪并罚问题。

  对于衍生犯罪,《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已经明确:“对于在实施“套路贷”过程中多种手段并用,构成诈骗、敲诈勒索、非法拘禁、虚假诉讼、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抢劫、绑架等多种犯罪的,应当根据具体案件事实,区分不同情况,依照刑法及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数罪并罚或者择一重处。”比如,在校园套路贷中,利用掌握的受害人的裸照,威胁不还款就散播裸照的,则应在敲诈勒索罪和诈骗罪重择一重罪论处,但如果在原定的诈骗金额之外,另外勒索钱财的,则应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并罚。总之,应视行为本身来定,只有一个独立行为的,只能定一罪,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独立行为的,定数罪。
 

  6、套路贷的黑恶判断问题。实践中,很多人当然以为,套路贷必然属于黑恶犯罪,因为两高两部《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是作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指导性文件和《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黑恶势力刑事案件中财产处置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一起发布的。这其实是一种误解。黑恶势力往往涉足套路贷,套路贷组织为了索债往往和黑恶势力勾结甚至演变成黑恶势力,但这不代表套路贷行为一定是黑恶行为。

  黑与恶,是青蛙与蝌蚪的关系,只是程度和规模的区别,二者本质特征均是“为非作恶、欺压百姓”。如果套路贷人员或组织,只是单纯的牟利骗钱,没有组织人员以“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方式强签合同、逼贷讨债的,则只能定普通的诈骗犯罪,不能定恶势力。比如,车辆质押套路贷中,套路贷人员只是利用要没收或变卖质押车辆为手段(因为贷款数额或者未还款数额往往小于车辆价值),迫使受害人还债的,就明显不属于涉恶更不属于涉黑案件,不能将套路贷人员同时定性为黑恶份子从而加重处罚。
 

  7、套路贷司法意见与非法放贷司法意见运用问题。两高两部2019年4月9日《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发布,同年的7月19日,又发布《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套路贷当然属于非法放贷,如何准确运用这两个司法解释为当事人更好的辩护呢?

  商达律师事务所的刑事案辩护律师杨程认为,非法放贷意见规范的是高利贷犯罪问题,将月息超过36%的放贷行为纳入非法放贷范畴,并将符合一定条件的放贷行为定性为非法经营犯罪。从该规定内核来看,其打击对象还是属于正常收息只是利息过高的民间放贷行为,不包括借民间放贷进行诈骗的套路贷。因此,如果套路贷行为人同时符合放贷型非法经营犯罪的,应该实行数罪并罚,不符合的,则只应定诈骗犯罪。反过来,放贷型非法经营行为人,在非法放贷过程中,又通过套路(例如恶意制造违约)骗取他人钱财的,也应实行数罪并罚,没有通过套路骗取他人钱财,只是按约定收取高利的,则仅应定非法经营罪。
 

  
 

  三、套路贷中的罪轻罪重问题
 

  除了常规的主从犯情节、认罪认罚情节、初犯偶犯情节外,商达律师事务所的刑事案辩护律师杨程这里想探讨两个问题。
 

  8、套路贷犯罪行为本身情节区分问题。意见所规定的两类套路中,典型套路即“虚增借贷金额、肆意认定违约、故意制造违约、毁匿还款证据”明显性质更恶劣,情节更重,其他套路达不到该四种恶劣程度的,则当然认为情节相对较轻,相应的,量刑时应该有所区别。作为辩护人,也应该将诈骗手法不同所体现出的较轻情节,陈述给法庭,使法庭注意到这个问题。
 

  9、受害人过错问题。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鸡蛋有缝引来苍蝇不能说是鸡蛋的错,但如果鸡蛋变臭而引来了苍蝇,就不能说鸡蛋没有错了。套路贷案件中也有类似现象。笔者曾办理过这样一件套路贷案件,其套路手法为:如果借款人正常还款,则是正常的利息;但一旦违约不能如期或缓期还款的,则必须重新办理贷款手续,则重新收取所谓的管理费、公证费等,实际上等同于重新借款,在重新借款过程中利用所谓的行规搭车收取各种高昂费用,从而构成套路贷。在此类案件中,受害人的违约过错给套路贷创造了条件,笔者认为这属于受害人的过错,并提请法庭在量刑时应予考虑。
 

  当然,如果是套路贷行为人肆意认定违约或者制造违约的情况下,则受害人仅有借款行为则不能视为其有过错。总之,受害人的过错情节只有在其他诈骗套路中才会存在,而在四种典型套路中则不存在受害人过错情形。
 

  四、套路贷刑事案件的最优处理问题
 

  10、诈骗数额认定问题。套路贷作为侵财犯罪类型,在有罪前提下,使当事人获得较有利的判处结果,除了常规的退赔、取得谅解、主动认罪认罚等常规手段运用外,对于某些特别是“中途型”套路贷,还应考虑诈骗数额问题,因为,诈骗数额即牵涉到量刑,还牵涉到退赃数额问题,对当事人利益殊关,辩护人不可不辩,控、审两方不可不察。
 

  所谓“中途型”套路贷,是指开始是正常的民间借贷操作,但一旦违约,则开始借机搭车收费。这种情况,商达律师事务所的刑事案辩护律师杨程认为,就属于中途型套路贷,开始收取的有关费用比如车辆质押收取的停车费、评估费、利息等,只要属于正常范围,就不能认定为诈骗所得,应当从诈骗金额中扣除。个人认为,这样处理并不违反意见第6项所规定的“整体上予以否定性评价”原则。因为,之前不是套路贷没有非法占有,当然也不应当作为赃款来处理。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