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律师:18129853926

醉驾可以免除刑事处罚的这六种常见情形,你都

时间:2019-08-27

       实践中,杨程刑事会见律师总结了关于醉酒驾车在以下情况下可以视为情节轻微,可以免除刑事处罚。

  1、没有其他损害后果,认罪悔罪。此种情况下免于刑事处罚比例很大。

  广东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某饮酒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其血液酒精含量达到112.4856mg/100ml,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第一款之规定,被告人刘某的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应依法予以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某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被告人刘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鉴于被告人刘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且刘某系初犯、偶犯,没有其他违法犯罪前科,平时表现良好,其主观恶性不深、人身危险性较小;其酒后驾驶亦没有造成实际损害,犯罪情节轻微,社会危害性小,可以酌情从宽处罚。为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综合考虑被告人刘某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被告人的悔罪态度等因素,依法可对其免予刑事处罚。公诉机关建议对被告人刘某判处一个月以上三个月以下拘役的量刑意见,未能充分考虑被告人的既往工作表现、悔罪态度及其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的实际情况,量刑偏重,本院不予采纳。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一款第(二)项、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第一款之规定,案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湖北监利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勇醉酒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其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张勇系初犯,醉酒程度为85.22mg/100ml,未造成其他损害后果,犯罪情节轻微,且自愿认罪、悔罪,可以免予刑事处罚。被告人张勇的辩护人提出的的辩护意见与证据、查明的事实和法律规定相符,本院予以采纳。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因增加了新的量刑情节,本院予以调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一款第(二)项、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张勇犯危险驾驶罪,免予刑事处罚。

  石家庄市裕华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公诉机关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

  庭审中,被告人王某自愿认罪,具有悔罪表现;结合案件性质、犯罪情节及被告人悔罪表现,本案被告人王某属于犯罪情节轻微,可免于刑事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王某犯危险驾驶罪,免予刑事处罚。

  2、驾驶摩托车,占比例不小

  四川德阳市旌阳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董某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醉酒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其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董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董某无犯罪前科,当庭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从轻处罚。综合被告人的犯罪主观恶性较小,鉴定出血液中乙醇浓度不高,此次犯罪亦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情节轻微,可免于刑事处罚。本院为维护公共交通安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六十一条、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董某犯危险驾驶罪,免予刑事处罚。

  3、挪车:在小区、停车场挪车。

  2017年5月19日晚上,被告人程涛与朋友刘某等人在潜江市进餐、唱歌时饮酒。次日凌晨2时许,程涛一行人等在襄荆高速纪山服务区休息,因车辆停靠位置挡住后放车辆通行道路,程涛驾驶号牌为鄂F×××××白色越野车在挪车的过程中,撞上服务区内中海油加油站的加油机护栏,导致加油机护栏受损。民警在调查过程中提取程涛血液送检,经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送检程涛血液中乙醇含量为169.22mg/mL。

  公安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程涛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其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程涛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应认定为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程涛在服务区短距离移动车位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犯罪情节轻微,认罪态度好,可以免于刑事处罚,对被告人程涛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人程涛犯危险驾驶罪,免于刑事处罚。

  3、夜深人静、路上其他车辆很少。

  我国刑法规定,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被告人张豫的行为应依照此规定量刑处罚。在量刑时考虑到被告人张豫有坦白情节,醉酒驾驶时行驶在偏僻路段,行人较少,刚行驶200米左右即被查获,社会危害性较小,且被告人张豫在案发后认罪悔罪,可以认定其犯罪情节轻微,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张豫犯危险驾驶罪,免予刑事处罚。

  4、亲人突发疾病,没有发生交通事故

  突发情况下醉酒驾车未发生实害后果,犯罪情节轻微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吴晓明危险驾驶案

  案例要旨:当事人系因亲人突发疾病,情急之下才醉酒驾车,未发生实害后果,社会危害性、主观恶性及人身危害性都较小的应当认定其犯罪情节轻微,对其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审理法院: 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5辑(总第94辑)

  5、主动放弃

  杨程刑事会见律师认为,被告人李祥玉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其行为构成危险驾驶罪。公诉机关指控李祥玉犯危险驾驶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李祥玉当庭认罪,本院酌情从轻处罚。依照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相适应原则,李祥玉驾车行驶一段距离,主动放弃醉驾,参照醉驾情节显著轻微可不作为犯罪处理的情况,李祥玉的醉驾情形属于睡觉休息型,公安机关出具的李祥玉无犯罪记录证明,显示李祥玉系初犯,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第19条中的规定,对于犯罪情节轻微的初犯,偶犯,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被告人李祥玉犯危险驾驶罪,免予刑事处罚。

  6、尚未驶出

  科尔沁左翼后旗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徐某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被告人徐某虽不具有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徐某认罪认罚,可以从宽处理。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徐某犯危险驾驶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意见正确,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徐某不具有《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条规定的情形,并被告人徐某驾车尚未驶出时即被查获,对其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被告人徐某犯危险驾驶罪,免予刑事处罚。
       以上是杨程刑事会见律师对酒驾处罚的一些总结,希望可以对大家有所帮助。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