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律师:18129853926

走私犯罪中货运公司应该怎样进行有效辩护

时间:2019-08-27

  几年前,黄埔海关缉私局在海关总署部署的“绿风”专项行动,联合浙江嘉兴、广东汕头、深圳、茂名等地的海关部门,查获一起特大皮革走私案(“305”专案)。广东、浙江、河北、内蒙古等地多家涉案企业涉嫌走私牛、羊皮革,涉案金额60.9亿元,涉嫌偷逃税额高达9.96亿元。

  现杨程刑事会见律师对该案进行一些整理,提出一些辩护意见。当事辩护人在介入案件后,先行就朱某等人、单位在整个走私犯罪链条中的运营模式,并根据朱某等人的辩解,认为本案应予作无罪辩护。随后笔者制定辩护策略:本案应根据事实与证据制定两方面的无罪辩护策略。从事实角度而言,应着重分析朱某等人是否意识到其行为系走私犯罪行为;从证据角度而言,应针对案中的《计核证明书》进行强力有效的质证。

  关于事实部分,杨程刑事会见律师从如下角度,提出相关辩护意见:

  1.涉案货运公司在运营模式上公开化、制度化,在对外业务拓展时有统一的标准,且从事涉案活动时并无隐匿货物、偷换货物、提供虚假信息等走私犯罪的常见行为模式,可知其并无走私普通货物罪的犯罪故意。

  2.货运公司并不了解报关公司的具体业务流程,同时在业务联系上,货运公司所提供的票据均真实、有效。

  3.货运公司仅系在货主与报关公司之间担任中介角色,挣取其中的差价,且J公司、S公司在向报关公司支付报税费用时已明确包含通关的税费,其并无偷逃税款、走私货物的故意。

  4.货运公司并未参与核心的低报价格、偷逃关税的行为。

  5.涉案货运公司的运营模式系货物进口行业内的常见经营手法,若要以此追究朱某等人的刑事责任,则意味着全国各地的货物进口代理行业均存在走私犯罪的事实,司法机关应对相关单位进行追究。

  现杨程刑事会见律师就本案的事实部分的辩护,摘录当时提出的辩护意见,展示如下:

  考虑到本案涉及国际货运物流、报关进口等相关专业领域,为了让合议庭对涉案活动流程有较为充分的了解,在此辩护人先根据案卷材料,综合杨某、黄某等对J货运代理有限公司、S公司业务流程较为了解的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还原上述两公司的一般运营模式(即涉案的货物运输、进口流程),再提出具体的辩护意见。

  根据相关国际贸易进出口资料,将货物从国外经香港进口中国大陆共有皮革到港、香港运输、香港仓储、具体通关、中国大陆运输等具体环节:

  1.国外皮革采购:进口皮革的客户(货主)联系国外的贸易公司或自行采购,将货物通过空运、海运等方式运输至香港;

  2.香港提货:客户通过与J公司签署授权或发送提单,后J将相关提货资料发送给香港人李某,由其负责提货;

  3.香港运输:李某安排香港的货运公司,将皮革从相关仓库提出、运输;

  4.香港仓储:香港的货运公司提出皮革后,运送至香港S公司的仓库,并由香港S公司负责对皮革进行拼柜、换柜;

  5.具体通关:实际通关人通过皮革类别、数量等资料,向中国大陆海关申报进口;

  6.中国大陆运输:具体报关公司申报进口后,将皮革从香港S仓库提出,运送至S公司在中国大陆的仓库或直接送至客户指定的地点。

  同时,公诉人系根据朱某等人“明知”报关公司有低报价格申报货物进口的情形、仍与报关公司“合作”以明显低于报关进口所需税费的价格包税代理进口货物,且不提供反应货物真实价值的发票等情形,认为朱某及其所掌控的公司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