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律师:18129853926

利用控方证据降低毒品数量

时间:2019-11-29

       在我们办理的大量的贩卖毒品案件中,刑事案辩护律师发现有大多数案件系有吸毒情节的贩毒人员住所查获的毒品,这种情况下查获的毒品,一般被推定为其贩卖的毒品,计入其贩卖毒品的数量,依法定罪量刑。但这类案件中,往往存在被告人是吸毒者,对查获的毒品否认贩卖的事实。被告人否认的,要综合考察在案证据审慎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如果确有证据证明该查获的毒品并非用于贩卖的,不应计入被告人贩毒数量。如何来查证?

  现以一起毒品案为例:被告人孙某犯贩卖毒品罪一案,公诉机关于2016年1月21日向某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起诉书指控,2015年8月16日,被告人孙某从山东省烟台市王某某承包的林场管理房内的毒品61.09克车转移至该市区一超市二楼的出租房内,一周后山东省T市的刘某给孙某打电话购买毒品10克。孙某通过快递向T市刘某快递毒品10克。后侦查机关根据刘某提供的线索将孙某抓获,并在孙某出租房内起获甲基苯丙胺61.09克。

  本案争议涉及有吸毒情节的贩毒人员的贩毒数量认定问题。在罪名认定一节中规定,“贩毒人员被抓获后,对于从其住所、车辆等处查获的毒品,一般均应认定为其贩卖的毒品。刑事案辩护律师认为确有证据证明查获的毒品并非贩毒人员用于贩卖,其行为另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窝藏毒品罪等其他犯罪的,依法定罪处罚”。对于该规定需要把握两点,一是这里的贩毒人员当然也包括有吸毒情节的贩毒人员;二是采用了事实推定的方法,推定查获的毒品是用于贩卖,以此降低证明标准,进一步加大打击毒品犯罪的力度。当然,根据推定原则,允许当事人提出反证,确有证据证明不是用于贩卖的,依法作其他处理。

  被告人孙某是有吸毒情节的贩毒人员,对于其贩卖毒品的数量该如何认定,能否直接以“来源”的数量,认定为其贩卖毒品的数量?在本案中辩方是否以通过降低数量的方式实现有效辩护?可以通过控方的证据进行分析:

  1、以直接证据查证间接证据

  对于本案事实的认定,应用被告人供述这一直接证据考察被告人储存毒品的目的。在该案件中,现场勘察笔录、尿检报告、车辆扣押清单、房东李某的证言等都属间接证据,而被告人孙某的无罪辩解属直接证据。被告人孙某供述:对于民警从孙某某暂住的出租房内查获的61.09克冰毒,被告人孙某供认,该毒品是被告人被抓获前一周的时间从林场转移下来供自己吸食的毒品。该毒品存放于孙某暂住的出租房内,已经吸食了少量毒品,后被民警查获。被告人对于此61.09克毒品是用于吸食而非用于贩卖的供述,实际上是对以上推定贩毒事实的否认,是否应当被采纳呢?

  刑事案辩护律师认为在这一案件的辩护中,辩护人应以直接证据查证间接证据的方法,以孙某的供述内容能够得到其他证据的证实,印证其存放大量毒品是供其吸食是否客观。如果直接证据是真实的,那么间接证据必须与直接证据相辅相成;如果出现矛盾,被告人就必须作出符合客观规律的解释。被告人的供述如果虚假,其供述必然违背客观规律,从而印证了间接证据是客观真实的。因为间接证据不能直接证明案件事实,被告人孙某的供述是否客观,需要间接证据予以印证: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