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律师:18129853926

利用在案的书证查证行为是否符合代购情形

时间:2019-11-29

  (一)利用言词证据查证客观事实

  在毒品案件中,因毒品交易隐蔽性的特点,毒品案件的文词证据一般为口供,而且口供也最能直接反映被告人的主观故意。被告人供述是否真实,能否作为定案依据,刑事案辩护律师认为应重点审查被告人供述之间是否吻合,能否相互印证来判断。

  (1)从被告人张某东的供述证实了其给王某购买毒品没有加价。被告人张某东供述证实,其供认了钱是交给的张某雅,多少不知道,并供认其只是为其代购,没有加价获利。(2)从本案被告人张某雅2015年7月7日的供述:其回答侦查人员讯问,之前二次购买毒品的钱是怎么来,其供述我听着张某东给王某通电话,是王某给张某东钱,让张某东去拿的货,但没有证实是否加价。(3)被告人王某对该起事实没有任何的供述,为零口供。所以从被告人供述不能证实张某东给王某是否加价。(4)侦查机关没有查找到张某东的毒品上线,即没有上线的证言予以佐证张某东购买毒品的过程中是否加价获利。

  综上,被告人张某东、张某雅的供述相互印证,该二人的供述也并不与本案其他言词证据相矛盾。因此,本案言词证据真实,且也与书证相吻合。如果言词证据不真实,则必与书证、物证相矛盾。因此言词证据是否真实,应以相吻合为标准。本案中以言词证据查证实物证据,也可以相互印证。所以本案中辩方的证据体系就形成了,可以认定本案的基础事实,即张某东接受王某委托购买毒品没有加价,因此不能认定其构成贩卖毒品罪。

  (二)利用间接证据查证基础事实

  在控方的证据中,间接证据非常多,在存在多起案件事实的毒品案件中,刑事案辩护律师认为还可以利用被告人在其他事实中的供述作为间接证据。这种证据常常被忽略,但可以作为事实认定的间接证据。

  (1)利用被告人在本案其他事实中的供述作为间接证据,查证张是否在代购中加价

  在刑事案件,尤其是毒品案件中,被告人涉案的事实往往比较多,起诉书指控的事实也往往存在多笔事实。所以辩方还可以利用被告人在本案其他事实中的供述作为间接证据。本案中,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某东向王某交付毒品的数量为10余克,王某向张某雅打款5000元。再结合本案中被告人张某东在其他贩卖毒品事实中的供述,其之前从山东B市、C市等地购买用以吸食的毒品价格就是500元。由此印证了王某打款5000元,获得毒品10克,完全符合正常的市场价格,因此也就间接证实了张某东在此过程中没有加价。

  (2)利用侦查卷宗中的户籍证明等书证来查证查证张是否在代购中加价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规定: 可以用于证明案件事实的材料,都是证据。因此刑事案辩护律师认为只要证明反映的事实能够证明案件的事实情况,就应当作为刑事证据来使用。 所以涉及案情的年龄、职务、价格等问题,无法来用证言解决,需要由有关单位以出具证明的方式来证实。这些证据中也蕴藏着对辩方有利的证据信息。即从户籍证明证实,张某东、王某二人原籍均是辽宁省D市人,后又相继迁到山东T市工作与生活。结合张某东、王某二人的供述的成长履历可知,二被告人系发小,即从小一起长大,又相继迁入山东T市生活,两人关系密切。因此就证实了张某东供述是为了个人关系为其代购,中间没有加价符合客观逻辑。

  (三)利用隐性证据查证基础事实

  实践中,犯罪嫌疑人的口供作为直接证据对犯罪事实的描述最为直接、全面,但由于口供稳定性欠缺,容易发生变化,因此必须要有相关证据予以补强。 新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根据被告人的供述、指认提取到了隐蔽性很强的物证、书证,且被告人的供述与其他证明犯罪事实发生的证据相互印证,可以作为口供的补强证据。

  本案中,侦查机关在抓获张某东后,又根据张某东的供述从王某女友孙某处提取到了吸毒工具一宗。该宗吸毒工具经过王某辩认确认吸毒工具是归王某所有。所以,侦查机关根据张某东的供述从王某女友孙某处提取到了吸毒工具,在张某东向侦查机关供述前,侦查机关并不掌握该证据,该细节证据也不被案外人知晓、察觉,只有作案人才知道的案件信息,所以该证据属隐蔽性证据。该隐蔽性证据就证实了王某为吸毒者。因此张某东供述其为王某代购的是仅用于吸食的毒品,有吸毒工具加以印证就可以认定。

  综上,本案控方证据中的书证、言词证据、间接证据、隐蔽性证据等均可相互印证,从辩方分析在案证据可以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条,刑事案辩护律师认为完全可以认定被告人张某东为王某代购毒品中没有加价。所以涉案毒品数量虽超过了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也只能按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处罚,而不构成起诉书指控的贩卖毒品罪,因此辩方完全可以根据控方的证据展开无罪辩护。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