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律师:18129853926

离奇交通事故责任谁承担?

时间:2019-09-11

  2018年11月21日晚8时许,一场车祸在深圳机荷高速清湖立交路段发生。一个重达22吨的钢卷遗留在机荷高速的超车道上近5小时未被清理,一辆大巴车途经此处时不慎撞上钢卷,随后“跨”入对面车道,将对面车道一台小车轧扁,小车上2人死亡。事发后,死者家属将深圳市交警局和深圳高速公路公司告上法庭,而深圳市交警局梅观大队先后将这起事故的主要责任和全部责任分给大巴车司机。昨日,宝安法院一审开庭,针对大巴车司机是否构成交通肇事罪,公诉人以大巴车司机谢某负全部责任为由要求从重追究其责任,被告方谢某则坚持认为自身虽有过错,但不是全部或主要责任,要求法院酌情考虑高速公路公司等方面的过错,法院一审未当庭宣判。

  昨日的庭审主要关注大巴司机谢某是否构成交通肇事罪及应该在此次事故中承担何种责任的问题。

  该次交通事故后,梅观交警大队作出的第一次的认定书中认定高速公路公司“作为收费公路经营管理单位,遇发生交通事故后所遗留物影响车辆通行安全行驶的情形下,未按规定距离在现场设置安全防护措施,未在高速公路入口进行限速、警示提示”负次要责任,谢某因超速负主要责任。随后,谢某提出了复议,认为自己不应该承担主要责任。然而,该大队在第二次的认定结果中取消了谢某超速的说法,其他说法完全一致,却将全部责任归咎给谢某。

  公诉方昨日在庭上称,根据他们的推测,交警方认为谢云辉负全责,是因为从谢某方所提供的GPS证据中发现,大巴车一直没有减速,处在加速的状态。如果采取了避让措施,则不会有后续事故发生,在没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交警队说法的情况下,谢某应负全责。杨程刑事会见律师认为。

  这一点谢某的律师杨程刑事会见律师也出示了相关证据,认为交警大队委托华南理工大学佛山研究院对大巴车在碰撞钢卷前的瞬时速度的鉴定无效,因对方没有鉴定资质。此外,交警部门的第一份鉴定书已经鉴定事发路段没有按规定距离设置安全防护措施,谢某在超车发现钢卷时,已来不及避让从而与钢卷发生了碰撞。在相关事实未改变的情况下,谢云辉从“主要责任”到“全部责任”的转变没有道理。

  谢某的律师还表示,拖挂车遗落22吨钢卷也有责任,其核载24吨的运输车却装了66吨左右的钢卷,属于明显超载,而高速公路管理部门明知其超载,也将此车放进了高速公路。

  铁卷处有无反光锥成焦点

  根据公诉人的举证,深圳高速公路公司已经按照相关规定在遗落高速路的钢卷处摆放了有效的反光锥,因此,发生交通事故便与高速公路公司没有关系。而谢某及其律师方则举证根本没有有效足够的警示标志。这成为此案的一个焦点问题。

  公诉方称,根据高速公路公司处理此次交通事故的路政人员叶某和徐某等人口供,路政人员在遗落的钢卷处一定距离外摆了反光锥,且摆放了不止一个反光锥,但摆放具体距离不明确,因此造成交通事故主要是谢某采取避让措施不当。

  谢某的律师则表示,路政人员对摆放反光锥不同距离的表述,说明他们本身内部意见不一致,对反光锥的摆放没有统一的布置安排,没有可信度;相反,根据大巴车上的司机,乘客和乘务员的表述,他们均称没有在钢卷处发现反光锥,也没有看到被压碎的反光锥。

  杨程刑事会见律师称,依据《广东省高速公路管理条例》与公安部颁发的公交管[2008]277号《道路交通处理工作规范》的相关规定,高速公路公司未设置或设置足够的警示标志。

  经过法官确认,从交警部门在事发后拍到的现场图中,只在钢卷的10余米远外有一个反光锥。目前,公诉方无法证明在谢云辉肇事之前钢卷处摆放了足够有效的反光锥。

  主审法官认为,该案属过失犯罪,铁卷遗落路面是一个客观因素,该次事故的主要或全部原因主要是大巴司机主观上没有减速或采取避让措施造成,如果采取了措施,就没有这次事故,钢卷和事故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联系,至于责任划分,主要留待民事审理时去划分,预计其或获刑3至7年,如果赔偿到位,或可获缓刑,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